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承乾如意章节目录小说全文阅读 向前走吉祥物完本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承乾如意章节目录小说全文阅读 向前走吉祥物完本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时间:2020-02-08 12:20:08编辑:杞梓 作者:秋醉浅夜 人气:

新书《承乾如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秋醉浅夜,主角向前走吉祥物,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临近元宵节,汴京城处处张灯结彩,暮色四合,华灯初上,蜿蜒无际的汴河上闪烁起星星点点璀璨的灯火,河畔酒肆茶楼,店铺字号鳞次栉比,人

承乾如意

推荐指数:10分

《承乾如意》在线阅读

《承乾如意》 第七章 明月楼 免费试读

临近元宵节,汴京城处处张灯结彩,暮色四合,华灯初上,蜿蜒无际的汴河上闪烁起星星点点璀璨的灯火,河畔酒肆茶楼,店铺字号鳞次栉比,人间所有繁华,似是全都汇集到了这一处地方。

小缺第一次来到这么热闹的地方,两只眼睛一张嘴简直要不够用了,左手一串糖葫芦,右手一只酱鸭腿,嘴里还叼着半个粘豆包,吃得太急一口没吞下去,噎得直翻白眼,一只水壶伸到她鼻尖底下,小缺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总算顺下去了。

“我好歹也是个美男子,你在我面前注意点形象不好吗?”李承乾忍不住抱怨。

小缺连忙擦掉嘴角的红豆渣子,斯文的咬了口酱鸭腿,李承乾却一眼看到路边热气腾腾肉馅大包子,颠颠的跑去买了一包回来塞到她怀里……

小缺:“……”

两人走过一座挂满彩灯的小石桥,凭栏远望,远处河面上飘着叶叶扁舟,舟上的人在放孔明灯,远看似萤火,扶摇着升上繁星点点的夜空,小缺看得呆了……

“这灯叫孔明灯,据说放飞时能祈福,你有什么愿望吗?”李承乾难得温柔款款一次。

小缺想了想,说道:“你别哪天突然不见了。”

“这愿望用不着许,你说个要紧点的。”李承乾淡淡一笑。

小缺又想了想,拿手上的半根鸭腿指了指怀里的包子说:“这个吃不动了,你帮忙吃吃就好了。”

李承乾一脸生无可恋的从小缺怀里拿过包子,默默啃了起来。

“这灯还真挺管用。”小缺赞道。

李承乾边吃边往前走,给了她个后脑勺,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她说了。

两人走过河岸繁华的街市,一路酒旗招展,风灯花转,沿途走过“春香楼”,“叠翠楼”,“依红阁”,穿红戴绿的姑娘靠在窗前朝他笑着挥娟子,眼波流转,被身后红烛暧昧摇曳的灯光衬托得风姿绰约,李承乾只是寻常举目望过去,便似抛媚眼一般好看,勾得姑娘无端伸长脖望着他翩然而去的背影暗自神伤。

走过香气袭人的烟花巷子,沿河转一个弯,再行过一间茶坊,一间珠宝香料胭脂铺子,河岸地势突然开阔了些,河水在夜间泛起的淡淡烟波沿着河堤一丝丝蔓延上岸,空气陡然清冷了些,只是一条长街的一个拐角,却似阴阳相隔般泾渭分明,不远处是万丈红尘,这里却是凌寒仙境,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河岸孤零零耸立着一座琼台楼宇,左右无邻,傲然而立,门口也无车水马龙,李承乾和小缺走近了看,那楼建的实在精巧,不知耗去多少钱人力,如此出挑没有夸张的雕梁画栋,乍一看竟有些朴素,楼前没有匾额,只有两边漆黑的门柱上写着一副对联:“天上广寒宫,人间明月楼。”

小缺被这楼的气势震住了,不敢往前迈步,李承乾回头拉了她一把,“走,带你开开眼去。”

两人刚走到门前,突然跟楼里跑出来的一个少年撞了个满怀,少年手里抓着一把铜子儿,急着去夜市上耍,忙点头哈腰向李承乾赔了个不是,急匆匆跑走了,李承乾看着他的背影转过街角,这少年正是那日严婆家门前看热闹的孩子。

这里不似寻常妓院酒肆,大门敞开迎八方来客,朱红大门是闭着的,颇有你爱来不来的意思,李承乾带着小缺推门走了进去,迎面是宽敞的大厅,厅内没有散座,显得有些空空荡荡,挂满四壁的书法名画,又使这空旷显得恰到好处,厅内光线不明不暗,一盏巨大的十二角琉璃灯自楼顶垂下,在光洁如镜的地面上投下重重叠叠的灯影,楼梯自地面盘旋而上,几层楼的客房都紧闭着门窗,依稀传来浅吟低唱,笑语狎昵,只有衣着素净的小丫头进进出出端茶送水,清秀的脸上略施粉黛,素淡的不似青楼女子。

“真好看……”,小缺看着女孩们窈窕的身子,有些羡慕。

李承乾看了小缺一眼,本想说一句没你好看,突然想起桥上吃她那一闷棒槌,心里无端有些怅然,便没说出口。

两人刚站稳脚,一个如花般的女子便款款走来,看到李承乾风度翩翩负手而立,女子刚要温言软语招呼,一眼瞥见旁边的小缺,便不知二人是何来意了,这女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迟疑的神色只在眼底瞬间闪过,便满脸笑容可掬的向两人道了个万福,起身款款问道:“二位客官,可是来闻弦之雅音的?”

李承乾笑着回礼道:“若遇高山流水,自然翘首以盼,可鄙人先有笔买卖要过问一下贵处管事的,还请劳烦姐姐通报。”

女子一听李承乾的谈吐,心下先添了几分好感,笑着问:“敢问是何买卖。”

李承乾回道:“一些古玩字画,虽非秦汉遗珠,但若遇上知音,也是千金难求的宝贝。”

女子听完又款款向二人施礼道:“二位请稍后,奴家这便去通报。”

“你们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小缺低声说。

“以后我教你认字。”李承乾小声回她。

小缺当个乐子听,没放在心上,她连记个名字都要使上吃奶的力气,背首诗不得要了她的命吗……

女子不多时便从楼梯一侧的屏风后走了出来,引着李承乾和小缺拾级而上,踩着大红丝绒地毯铺就的楼梯一直上到最顶层,来到一间卧房,也是顶楼唯一的一间卧房门前。

女子小心翼翼的轻叩门扉,里面传来淡淡的一声:“进来吧。”

女子伸手推开门,请李承乾和小缺进去,自己在他们身后轻轻带上房门,守在了门外。

房间不大,充斥着淡淡的甜香,正对门的一张贵妃榻上,斜倚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便是鼎鼎有名的明月楼主,没人知道她姓什么,只知她叫明月,这楼里历代的主人,都唤作明月,楼里的姑娘们,都唤她姑姑。

李承乾迅速扫了一眼她身子底下的贵妃榻,金丝楠木,镂刻繁复,巧夺天工,不知当年是哪个败家的皇族贵胄,或是富甲一方的纨绔子弟,耗费了多少能工巧匠大把大把的荏苒光阴,才能造就,整座明月楼恐怕都不及这张榻值钱。

明月斜睨了二人一眼,如画的眉目间泛着青春女子特有的淡淡神采,一双眸子却似历尽了沧海桑田,微尘不生,涟漪不起……

“公子卖的是谁人字画?”她懒懒开口问道,语气有些骄矜,却不令人生厌,仿佛这姿态就是她原本该有的样子。

“诗鬼李贺。”李承乾答道。

明月稍稍有了些兴趣,慢慢支起身子,“李贺英年早逝,存世之作极少,文宝墨迹更是少之又少,公子可否请来一看。”

李承乾点点头,从背上抽出一个细长的沉香木盒子,从中取出一卷泛黄的宣纸,递与榻上的李君琢,她伸出葱白似的纤纤手指接过宣纸,一张张打开,凝神细看,眉头微微蹙起,一篇一篇,依次看下去,半晌才抬起头,认真看了李承乾一眼,“纸是旧物,墨是新的,字却真真是李贺的。”

李承乾微笑不语,心道自己坑蒙拐骗这么些年,今天才遇到一个不是睁眼瞎的。

明月小心将榻上的几张墨宝收拢起来,唇间荡起一抹浅笑,却难辨是喜是怒,“公子,这如何说的通呢?”

李承乾故作高深的抿嘴一笑,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底气十足,“姑娘若认这字,便买来,若心存疑惑,不买便是,这世上说不通的事太多,何必问其究竟。”

明月越发好奇,上下打量起李承乾,只觉他眉目隽永,温润端方,恍然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似是从他血脉里散发而出,她豆蔻色的双唇轻轻抖了一下,却依然不冷不热的说:“若是别人的字,也就算了,只是这李贺,说起来还是我们家远房亲戚的一脉,他人已离世百年,墨迹未干的真迹却现于人间,我怎能视而不见,公子觉得是不是?”

李承乾微微一怔,点头说:“姑娘不但冰雪聪明,博文广识,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只只是再下有些不解,姑娘将明月楼与广寒宫相提并论,就不怕高处不胜寒,恩客们都被冻跑吗?”

不但故意引开话题,还有些出言不逊的意思,明月楼这位心思深不见底的女主人却没有生气,她对他的态度,连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公子若是见过我家姑娘们的风姿,就不觉得这幅对子有什么问题了,我这里每位姑娘都堪比凌波仙子,寻常人等的确遥不可及,来这里光顾的非富即贵,达官贵人也需是三六九等里拔尖的,才能踏进我这个门槛,你说,除了广寒宫,还有更合适的字眼来般配我这明月楼吗?”

李承乾点点:“确实般配。”

“再者说,风流场所,寻欢之地,除了凉薄,还剩什么……”明月楼主精巧的嘴角也挂上了一丝凉薄……

李承乾觉得的确如此,不由得点了点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历久弥新的甜香,李承乾心知这是什么味道,却拖延着与她针锋相对的那一刻,他突觉指尖有些刺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阴阳契那道淡淡的金线在他指尖若隐若现,像是在不遗余力的索他性命,又像是穷途末路的拼命想要从他手上挣脱,阴阳契拿他无能为力,他对阴阳契也无可奈何,对方藏得很深,他每次试图顺藤摸瓜,都会陷入一团不着边际的浓雾里,所以只好这么僵持着,谁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此刻这阴阳契似是找到出路似的,又试图与他断了牵系,拼了似的想要搏得自由,李承乾背过手去,强行用符咒将手指的金线隐去了踪迹。

就在他目光略转的片刻,房间一侧的神龛进入他的视线,神龛里摆着一只羊脂玉雕的纯白莲花,莲花上是枚举世无双的白玉扳指……

承乾如意

承乾如意

作者:秋醉浅夜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承乾如意》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小说详情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手机| 涡阳县| 家居| 济宁市| 文山县| 连南| 航空| 芜湖市| 台南市| 永丰县| 桃园县| 伊春市| 德安县| 合川市| 霍林郭勒市| 屯昌县| 家居| 瑞丽市| 九龙城区| 阜新| 布拖县| 怀仁县| 淮安市| 泰州市| 克拉玛依市| 天柱县| 监利县| 砀山县| 天水市| 津市市| 肇州县| 留坝县| 陆川县| 磐石市| 衡水市| 华容县| 华容县| 京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