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宠翻天:王爷,还我小鱼干!

更新时间:2020-01-03 15:14:34

萌宠翻天:王爷,还我小鱼干! 连载中

萌宠翻天:王爷,还我小鱼干!

来源:落初 作者:芜华 分类:言情 主角:羽凤凰 人气:

主角是羽凤凰的小说《萌宠翻天:王爷,还我小鱼干!》此文是芜华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堂堂神兽,竟然下界为猫?陆吾想想就觉得好生气!他是羽殇国的王爷,惩恶徒,神破案,误打误撞救下陆吾,生活从此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嘿嘿,有小鱼干。”陆吾开心的跑上前,没想到却扑了空。看着眼前恶作剧的主人,陆吾转过头不再理他。凌尘风讨好似的递上小鱼干,没想到小家伙还不买账。感情自己养的小猫还挺傲娇...他们的相遇,是巧合?是预谋?还是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面前声泪俱下的孩子,凌尘风感觉心里被针扎了一下。

似乎忘却了,眼前的他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只知道他不过是一个误会了父亲的可怜孩子...

把村长的尸骨都用外衬包裹好,放到孩子面前,强忍着满身的疼痛,凌尘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点,“你现在是附身在岭山的孩子身上吗?”

孩子揉了揉哭红的双眼,怯懦的点了点头。

强装着镇定,凌尘风陷入了沉思,眼前的孩子,还是正常的孩子吗?这一团黑气,打破了自己对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世界的认知。

凌尘风抬着头,在漫天的寂静之下,若有所思的看向远方。

“五姑娘,这就是你所生活的世界吗?就算披荆斩棘,危机重重,险象环生,本王也定陪着你。”凌尘风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放轻声音,凌尘风安慰般的摸了摸他的头,“那你可以从这个孩子的身体里出来吗?这样对这个孩子也不好啊对不对?”

孩子喏喏的点了点头。

一阵铺天盖地的狂风吹来。

黑气卷着狂风,形成一个小漩涡,浮现在孩子的上空,凌尘风透过风,看见孩子身体里的黑气正渐渐变淡。

待风停了。

岭山的孩子晕了过去,倒在地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凌尘风转过脸,只看见一个九岁左右的瘦骨嶙峋的小孩,坐在自己身旁,周身环绕着黑气,发乌的唇色,惨白的面容在黑气的衬托下又白了几分。

“你叫什么名字啊?”凌尘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同只出现在民间怪谈的说书人口中的怨灵坐在一起。

“我叫岭清阳。”孩子小声的说道。

听着清阳还带着糯糯的娃娃音,想到他不幸的遭遇,凌尘风心底又添了几丝忧伤。“清阳,那些被害的父亲,都是无辜的,你可有办法让他们都活过来?”

清阳顿了顿,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了却心愿之后,我就让他们都醒过来”

凌尘风还不知道清阳内心的打算,只是听见死者都能够救回来的消息,就欣然同意了。“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岭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浑浊眼神清明了不少。看见自己的孩子躺在不远处,担心出了什么事儿,着急的跑了过去。

“王爷,小山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岭山关切的看着孩子。

看见岭山也清醒了过来,凌尘风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你刚刚被迷了心窍,和你儿子一起又来了山顶。”

“放心吧,小山没事,就是睡过去了。”

看着岭山对小山的关心,清阳又是羡慕,又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叔叔,我的尸首还在洞下,你可以帮我找回身体,把我和父亲藏在一起吗?”清阳难过的低下了头。

没有注意到清阳的心情变化,只听见清阳叫自己叔叔,凌尘风在心底抓狂,自己看着有那么老吗?看着清阳一脸的乖巧,凌尘风忍不住想逗一下他,故作生气道,“叫哥哥,不叫就不帮你。”

清阳一脸着急,怯怯的抓着凌尘风的手臂左右摇摆,小声的叫了一声“哥哥。”

闻言,凌尘风大笑起来,刚准备笑,动了动身子,岭尘风的笑容却变成了紧拧着的苦瓜脸,之前被清阳捅过的伤口又撕裂开来,钻心的疼。

岭山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自言自语的王爷,“王爷,你在和谁说话啊?”

凌尘风很奇怪为什么岭山看不到清阳的存在,不想再节外生枝,凌尘风便隐瞒道,“啊?没事,你听错了。”

看着岭山怀疑的表情,凌尘风怕岭山多想,马上转移话题。

“村长的孩子似乎还在洞下,我们找到他的尸首,让他们父子团聚吧?”

听见清阳的消息,岭山疯狂的蹲下刨地,希望把洞口刨大一点,不觉间红了眼眶。“小阳别怕啊,叔叔这就把你抱上来。”

也不知道是说给凌尘风听还是说给老天听,岭山喃喃自语道。

“小阳这孩子,自小就命苦啊,刚满一岁,娘亲就嫌弃家里穷,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卸岭派早就没落了,只有村长一直在坚持,没想到这次父子俩遭次横祸...天要绝卸岭一族啊!”

看着洞口足够容下成年人的身子,凌尘风叫住岭山,取下腰间由夜明珠镶嵌的玉佩,率先下了洞。

透着夜明珠散发着的荧光。

两人在狭窄的空间里,小心的走动,岭山不一会便看到了,倚在一株从泥土里迸出的不知名的果树下的清阳,看着清阳消瘦的身躯,岭山心中满是苦涩,不难猜出清阳在这狭小的空间内,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绝望。

岭山对着泥墙用力捶去,面容气愤,咬牙切齿,心里一遍一遍的不停问候着发丘派的祖宗十八代。

泥土混进伤口,凌尘风吃痛的用手撑住身旁的土墙,鲜血一点点的渗入泥土中。

岭山刚刚背上清阳,四周开始摇晃起来。

“快,这支撑不了太多人。洞口就快塌了,你带着小阳的尸体快上去。”凌尘风撑起身子,向岭山着急的喊道。

洞口周围的泥土不断下落,下面的泥土已经填满了底部,困住了凌尘风的双脚。

岭山刚刚背着孩子爬上去。

趴在洞口,向凌尘风伸出双手,伴着夜明珠的光芒,这才看见了凌尘风深深浅浅的满身伤口。

凌尘风搭上岭山的手,二人合力,凌尘风这才费力的从洞内出来,下一秒,整个洞口便坍塌了,泥土填满了清阳曾经待过的空间,洞内的空间被泥土填满,荒凉的山顶上,完全看不到古墓的踪影。

鲜血不断的一滴一滴顺着伤口向地上滴落,身上的疼痛感不断传来,凌尘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岭山走上前关切的查看着凌尘风的伤势,没有人注意到,一个不知名的物体,从深处的泥层中,向凌尘风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苍南县| 炉霍县| 浙江省| 平潭县| 方山县| 米林县| 罗江县| 满城县| 昌宁县| 拜泉县| 百色市| 茂名市| 鹿泉市| 资溪县| 拉萨市| 谷城县| 青川县| 美姑县| 江津市| 梓潼县| 项城市| 高阳县| 阿坝县| 扎赉特旗| 衡水市| 昌都县| 突泉县| 独山县| 新安县| 景洪市| 内丘县| 峡江县| 房山区| 浏阳市| 新源县| 自学考试网| 乌拉特后旗| 南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