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更新时间:2019-12-31 16:19:08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连载中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来源:落初 作者:心弦跳动 分类:言情 主角:左小念顾安 人气:

经典小说《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由心弦跳动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左小念顾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温文而善良,好心让自己公司刚刚入职的小师妹搭自己老公的顺风车,怎想两人却背对着她出轨。离婚之后,她却遭遇了一个钻石级的王老五,他给她遮风避雨,给她爱的温暖,可她却不再轻易的敞开自己的心扉,一心想的是将腹中刚刚孕育的生命生下来,然后抚养成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是背着我跟我爸合作?!”顾安皮笑肉不笑的欺身而上,将左小念堵在了他和墙壁之间。

左小念懒得解释,委屈的很,没好气的道:“随便你怎么想!你要是觉得我是为了拿钱答应给他生个孙子,你大可以按照我们签的条约绝不碰我一个手指头!对于只知道怀疑我的人,我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声音越来越大,喊到最后,左小念觉得自己几近发疯,再压抑着恐怕会说出更没有理智的话,只好用力的将顾安推开,奔跑了出去。

顾安气得握拳,重重的砸在墙上,恨不能掐住左小念的脖子,请她老实安分一点!

心里的怒火消不掉,顾安去泡澡,点了熏香,缓解情绪谁知道等他出来,也没见左小念的踪影,心下有些不放心,便拨打左小念的电话。

他还未开口,便听到左小念不耐烦的冲他吼:“你别烦我了!行不行翱!我,我死不了!也不敢,逃婚!”

“你喝酒了?”顾安感觉左小念有点不大对劲她不是没有在他面前爆发过,却都是很清晰有条理的,不像这会儿,有点像是醉了的语气。

左小念大吼了一声“别管我!”便挂了电话她并没喝酒,她只是想看看顾安对她有没有一点真心,真心的关心过她。

她站在小区里最高楼栋的顶层,拿望远镜看着顾安送她的小别墅,盯着那灯光明亮的院子,期待着能有人冲出来,焦急的奔跑寻找可她看得眼酸,也没发现人影,倒是最后,院子里的灯光消失,小别墅里的灯光全部不见,陷入黑暗之中。

左小念咬了咬唇,将借来的望远镜还给物主,抱着膝盖蹲到了角落。

他清楚她不敢逃婚,便不管她死活了吗?他不怕她喝多了出事?

算了,想这些有什么用,他喜欢的是男人,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感情,她就做好以后颜面尽失的准备吧。

“还好,我也没有喜欢上你。”叹了口气,左小念笑笑,去宾馆里寻求短暂的安歇与清静。

天还没亮的时候,左小念便赶了回来,扮演好一个新娘该有的姿态,全程面带笑容,或是幸福甜蜜,或是紧张忐忑,虽然一夜没睡好有些疲惫,她还是强打精神,让自己展现出较为完美的神色。

一切顺利,左小念在伴娘团的拥簇下被新郎顾安拦腰抱起,坐上了奢华的加长婚车。

左小念痛呼,挣扎着推开了顾安,本欲斥责,却突然想起还有伴娘团在,只好低下头羞涩嗔怒的道:“安,你好讨厌,有人看着呢。”

顾安笑的毫无破绽,将她再度拥入怀里道:“你太美了,我情不自禁。”说着就低头再欲亲吻一次。

左小念惊慌,她可没料到顾安会在婚礼一开始就违反合约的欺负她!不过她也无法责怪他,因为这可以归到演戏所需的范畴里。

既然如此,她就主动一点!

于是,捧住他的脸,亲上他的唇,微微用力,咬住他的唇,迫使他不敢再放肆zxSm。

不知道顾安是怕了,还是被她的举动给吓到了,呆了一呆,便没再欺负她就这样,两人相安无事状似甜蜜的来到了顾家,举办这场露天西式自助式婚礼。

既然是西式婚礼,自然少不了宣誓,说那三个字“我愿意。”

顾安回答的很是干脆,目光深情,面带微笑的看着左小念左小念心想,愿意你个头!老天爷,一会儿我说的愿意其实是不愿意啊。

为了不露出马脚,左小念等神父问完就回答了“我愿意。”,然后是新郎吻新娘还好只是轻吻脸庞,不然她一定找机会整他一回!

应顾安朋友的要求摆姿势拍了一些照片之后,左小念准备去换敬酒礼服,也得揉一揉她因为保持笑容而有些僵硬的脸颊!

刚离开人群,她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瞬间僵在原地,阴沉了脸。

“小念!不要嫁给他!”王八蛋大喊着朝她奔跑而来,一脸的心碎焦急,真是令人动容,唏嘘这是哪个痴情人敢来顾家婚礼闹超真是勇气可嘉啊只是怎么也不称一称自己几两重呢?

“快拦住他!”眼看着王八蛋向自己靠近,左小念连忙向伴娘团求救!最后还是她的两名大学室友反应比较快,把有所耳闻的王八蛋给拽了住。

此时的左小念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再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朝顾安招手,寻求救场。

顾安和顾老爷子顾鹏程,还有左小念的爷爷左清远都随着人群往这边而来,还有几个被允许参加婚礼的媒体记者也两眼放光的跑过来。

左清远一看到被拉住的年轻男人,当即脸一沉,握紧拳头道:“小安,麻烦叫人把他拉出去!这里不欢迎他!”

顾安微微皱了眉,看向左小念,瞧她一脸愤然,便猜这男人跟她有不愉快的过往,当即叫保安将王八蛋给带走。

王八蛋挣扎着大喊:“小念,你恨我不要紧!可是,你别嫁给这个男人啊他喜欢的是男人!他娶你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不会给你幸福的!”

“这位先生,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当年我故意假装喜欢男人,不过是不想被我父亲逼着结婚这一点,我父亲,我妻子,我朋友,都是知道的。”顾安也不生气,他本以为会有商业敌对请人在他婚礼上抹黑他,没想到竟是左小念的追求者,这还好解决一些呢。

一听这样的说辞,王八蛋愣住了,呆了一会儿才歉疚的向左清远求救:“爷爷,您不要信他的花言巧语,小念嫁给他,肯定为了给您治病的。”

左清远早已气得浑身发抖,听得这话,更是火上浇油的怒了!咬牙道:“就算是这样,也比你这个见钱眼开攀龙附凤的混小子强!”

说罢,他向顾安解释道:“小安,你听爷爷给你说,小念跟这个人确实是认识的,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他家和我有口头婚约可是,当年小念还没十八岁的时候,他跟着有钱人家的女儿跑了,一跑就是五年没有音讯,所以,这婚约自然是自动取消了现在他单方面的来闹,消你不要误会小念。”

顾安握住左清远的手,镇定坚定的点头:“爷爷,您放心,我了解小念,我知道她现在心里只有我。”

左小念听着这话,心里泛酸真正了解她的,还是王八蛋啊一猜就知道她是为了给爷爷治病才跟顾安结婚只是,那又如何?曾经的背叛,即便她可以原谅他的所作所为,却也绝不可能再回头!

稳定了情绪,她看向悔恨又无助的男人,努力扬起微笑道:“林思阳,我不管你今天来我的婚礼上闹这一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请你自重一点,不要再做出什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念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请吃好喝好玩好。”

说完挽住了顾安的手臂,抱歉的对大家笑笑:“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

顾安也配合默契的立刻感谢亲友的到来,望亲友们用餐愉快,不要被不懂礼貌的人影响了好心情。

其他人都礼貌的离开,只留下了顾家父子和左清远。

林思阳自知自己今日行事鲁莽,可他是别无选择,不得出此下策见其他人等已经退下了,他抓紧时机赶在被人请走之前,拿出了他的底牌。

他看清这几个人当中还是顾鹏程最为冷静,至始至终都是冷眼相看,断定他才是顾家当家的人不然顾安也不会为了拒婚而假装喜欢男人所以,他将他的底牌――一张病历单,交给了顾老爷子顾鹏程。

顾鹏程拿来一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凌厉的射向了左小念,然后,将病历单交给了左清远。

左清远定睛一看,一口气出不来,站也站不稳,瞪着左小念,昏了过去。

将左清远扶住的顾安顾不上那张掉到地上的纸,叫人送左清远回房休息,叫医生检查。

左小念非常好奇是什么能让爷爷气得昏厥,俯身捡了起来当她看清那病历单上的内容,她的脸色也白了一白。

面对顾鹏程强压怒气的嫌弃眼神,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

即便解释,他们若不信她,她又能怎样?

将左清远交给了佣人,顾安拿过那张病历单扫了一眼,只愣了一下,便将左小念拥入怀里,安慰她道:“别怕,我相信你。”

眼泪咻然而出,左小念趴在顾安的怀里泣不成声,有些感动哪怕是演戏,她也感谢他能这般维护她。

她听到顾安说:“林先生,很不知羞的告诉你,我和小念已经有夫妻之实,而她是有落红的。”

林思阳脚步一颤,踉跄后退了半步,小声嗫嚅道:“那个……那个是可以补的……这张病历,是真的,你可以去调……”

“不用调查!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因此而嫌弃她,我只会对她更好而你,更是没资格和她在一起!慢走!不送!”打断林思阳的话,顾安将那病历单扔到了地上,冲顾鹏程点了点头,便将左小念拦腰抱起,先回房休息。

顾鹏程心有所疑,可现在的场合不容许他做出过激的举动。

所以,他冷静的捡起了病历单,请人将林思阳先送回去不过他留了个心眼,将自己的名片给了林思阳他相信,他会联系他的。

顾安的大卧室里,左小念被放到了床上,他拿来湿毛巾,让她先擦擦脸。

对着镜子将泪水擦干,左小念尴尬的道:“妆花了……”

“没事,一会儿再补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陪陪客人。”顾安轻拍左小念的手,温柔的笑看着她。

点点头,左小念再次不争气的哭了,眼看着顾安的身影要离开这装扮一新的婚房,她忍不住开口解释道:“顾安,我没有打过胎,我真的没打过胎。”

顾安缓缓转过身来,点头道:“嗯,我知道,你别多想,先休息一会儿。”

“谢谢你。”不管他是真的相信她,还是因为和她只是演戏才不在乎,她都感谢他这么给她面子,没有伤她。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左小念还是无法平静她想不通林思阳是怎么知道她今天在顾家举行婚礼的她也想不通林思阳是怎么拿到那张病历单的。

林思阳,他先背叛了她,伤害了她,现在又来污蔑她,到底他想怎么样?

如果先前还或多或少的相信他是真的还爱着她的,现在,她只会为这份感情感到负累!

一个打着爱的旗号来伤害她的人,她怎么都不可能原谅!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她还得继续扮演她的身份。

补了妆,换了礼服,她去客房看爷爷还没开口解释,倒是爷爷自责的向她道歉:“小念,是爷爷不好,爷爷也是看到那病历单给气蒙了,没去想它的真实性。”

左小念心里暖暖的,握住爷爷的手道:“爷爷,那病历单确实是真的,不过事不是我做的,是我一个同学让我陪着她去医院,谁知道她报的我的名字。”

“爷爷就知道小念是个懂事听话的乖孩子。”左清远将孙女搂入怀里,心疼的厉害。

他是多么的害怕自己的孙女曾遭受过那样的痛苦呀!

他自己和心爱的女子未婚先孕,生下了孩子,却生生分离不能相见,苦了孩子没有享受过母爱也因此,他是极力反对婚前发生关系的!他的宝贝孙女那么听话,怎么可能作出那样的事呢?

唉,孙女不怪他就好啊那时他的反应,肯定是伤了孙女的心啊。

为了不让爷爷的,左小念将顾安的应变说给爷爷听,自然是顾安被爷爷夸奖了一番。

陪爷爷说了一会儿话,左小念便被催着去陪客人,她也就去了,心怀忐忑。

刚出门就远远的看到顾安,他正与人谈笑风生,优雅高贵得体,游刃有余,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竟能如此淡定,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还好,上流社会的人都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说,连眼神上也没让她太感到尴尬,还算是一切顺利。

忙碌了一天,左小念终于在晚饭过后可以先行离席去休息了泡在大鱼缸里,她倍感舒适,心情也好了许多回想这些日发生的种种,不禁莞尔,顾安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伙伴。

若不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只怕已深陷其中。

洗完澡躺到床上和已经去疗养院的爷爷聊了会儿电话,左小念有些昏昏欲睡,却听到敲门声,竟是顾安让佣人给她送来了她最爱的橙汁。

舔了舔唇,她确实感到很渴,忙亲自开了门,道了谢,毫无戒心的将一大杯果汁喝完,又麻烦佣人再给她送一杯上来备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安康市| 漯河市| 同心县| 滨海县| 新闻| 从江县| 丹巴县| 石狮市| 安宁市| 文山县| 甘谷县| 上杭县| 安远县| 武义县| 永州市| 昌都县| 青神县| 达孜县| 竹溪县| 渝中区| 双牌县| 光泽县| 轮台县| 安阳县| 南通市| 大名县| 佛学| 长宁县| 长海县| 乌什县| 平邑县| 前郭尔| 井冈山市| 张家川| 惠东县| 彰化市| 临沧市| 宁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