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承乾如意

更新时间:2020-02-08 12:20:05

承乾如意 连载中

承乾如意

来源:落初 作者:秋醉浅夜 分类:言情 主角:向前走吉祥物 人气:

《承乾如意》为秋醉浅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自降生时起,每年生日便似炼狱一般,被自己掌心莫名其妙的暴虐之力折磨得生不如死,二十五岁那年,跟随师父初一真人入了浑夕派,结束了他既带绿帽子又谋逆的凡人生涯。山中无岁月,二百年弹指一挥,狂风谷妖王要娶第九个老婆了,待字闺中的女子,便是传说中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才长成一个的如意兽,阴差阳错中,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由此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缺没成想他一张嘴就答应到一辈子去了,顿时接不上话了,李承乾见她有些愣神,第三次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那什么,快睡吧。”

“还有一件事……”小缺停了停,下了下狠心似的,对李承乾说:“明天我可能会记不得我爹娘去那了,麻烦你随便编个理由,不用告诉我他们不要我了……”

李承乾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睡吧。”

说完仍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小缺点点头,走到床边,回头看到呆呆戳在门口的李承乾,上床也不是,不上床也不是,只好也戳在了原地,两人一会儿左顾右盼,一会儿大眼瞪小眼,李承乾白皙的面皮渐渐由内而外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我自己的房间,干嘛要走……”

他一边想着,一边四平八稳故作镇定的走回床前,若无其事的斜躺了下来,半支着身子,掀开锦被。

“上来……”他淡淡的说。

小缺脱了鞋,和衣钻进了被子里,转身面朝他,又看向他那双实在好看的难以形容的眸子,恍然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真好看。”她由衷的说。

话一出,歪在身旁一脸难以捉摸的李承身子一震。

“再说一遍……”他嗓子突然哑了,带着些淡淡的鼻音,幽潭般的眼睛更加深不见底。

“你真好看。”小缺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毫不掩饰对眼前这张面孔的稀罕。

李承乾深深看进小缺眼睛,仿佛是想从里面找到些他曾遗失了很久的东西,过了好久才移开了目光,初见时那张春风得意顾盼飞扬的面孔突然间黯然了下来。

隔了这几世,委实没有奢望,还能再听到这句话……

“睡吧……”

他柔声说道,抬手帮她理了理枕边的碎发,不经意间看到她颈间红绳系着的一个小吊坠。

他轻轻捏起吊坠,凑到眼前看时,却是一颗光溜溜的杏核。

“……”

李承乾放下手里的吊坠,转了个身背对着小缺,静静闭上了眼睛。

小缺看不到他赏心悦目的面孔了,便闭上了眼睛,困意袭来,她像被人一把拽入了梦里,沉沉睡了过去……

李承乾静静躺了一会儿,听到耳边渐渐响起均匀的鼻息声,才抬起脸,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又在小缺熟睡的脸上默默看了许久。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了碰小缺的眉心。

一朵莹白的小花自她眉心渐渐浮了起来,层层柔和的光晕自那细小的花瓣缓缓流淌而出,源源不绝,温暖飘渺的光线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床头那个拳头大的夜明珠相比之下都黯然失色了。

李承乾指尖轻轻碰花瓣,一阵暖流自指尖蔓延至他全身,五脏六腑舒服得几乎要化掉了,他将指尖从花瓣上轻轻移开,骤然间像是坠入冰窟,手脚瞬间恢复了平日的冰凉,五脏六腑重重的抽搐了几下,像是集体造反了似的,疼得他龇牙咧嘴打了个滚,他咬着牙又化身成一条大黑狗,蜷缩在了小缺身边,动物的身体,对寒冷和疼痛的感觉要迟钝一些,长夜漫漫,才能让他偶尔能睡上一小会儿,稍稍从经年累月的疼痛和刺骨的冰冷中缓一口气。

大狗一双幽幽的眸子看着小缺眉心的小白花慢慢的敛去了光芒,花心间一点点七彩流动的颜色,是她残缺不全的魂魄,花瓣慢慢合拢,将那一点点魂魄小心的呵护在中间,渐渐陷入小缺眉心,房间又黯淡了下来,夜明珠层层柔和的光晕渐渐又看得到了。

夜已更深,蔡郁磊的府邸却无昼夜之分,李承乾蜷缩在小缺身侧,正闭目养神,只听窗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几声低低的咳嗽,接着又是来来回回的脚步声……

李承乾嘴里轻轻骂了一句,一头钻进被子里,企图把耳朵堵上。

“咳……咳……”

轻咳变成重重的咳嗽,接着是一连串的唉声叹气。

李承乾没好气的蹿下床,身长玉立的影子自一团淡淡的青烟中疾步而出,一把推开房门,门前探头探脑的人被迎面而来的房门重重拍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起身拍了拍屁股,指着李承乾的鼻子骂道:“你小子……”

“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李承乾横眉冷对。

“寄人篱下,还这么嚣张……”

东方鬼帝蔡郁磊一边抱怨,一边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一脸猥琐的凑上来轻声说道:“你小子火力可真壮啊,也不拜个堂,就这么急着圆房……”

李承乾:“……”

“弟妹好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这么敷衍潦草,也太不像话了。”

李承乾刚要开口说话,蔡郁磊继续自顾自唠叨:“明天我帮你张罗张罗,拜了堂,喝过交杯酒,你再干什么,也名正言顺了不是。”

李承乾眉毛抽了两下,忍住了一巴掌将他拍死的冲动。

“别感动,千万别感动,咱俩谁跟谁啊,你活到这把年纪,双亲早没了,拜天地时,我就勉为其难充当一下你的高堂好了……”

蔡郁磊见李承乾脸都绿了,终于不再调侃他,笑呵呵的连拖带拽,把他拉到院子里一张漆黑如墨雕工细致的石桌旁,桌上酒馔果品早已铺排停当,蔡郁磊斟满一杯酒,举到李承乾面前,一扫方才的嬉皮笑脸,正色道:“这么些年了……”

他说不下去了,往事太多,历历在目,似乎哪一句话,都会戳到这人的痛处。

李承乾接过酒,一饮而尽。

“今日陪你喝个痛快。”

他斟满一杯,递与蔡郁磊。

蔡郁磊接过酒,脸上浮起淡淡的怅然,“这么痛快陪我喝酒,莫不是要与我作别了吗?”

李承乾默默喝了一杯,点了点头。

“我想找一个人,替她医治,可他行踪不定,可遇而不可求,只好带她先在江湖上行走,碰碰运气……”

蔡郁磊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嘴里却笑着说:“我这家宅,总算清静了。”

李承乾笑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崔辰和李贺跟着我不方便,以后还需留在你这里,劳烦你继续照拂了。”

蔡郁磊笑着说:“好说好说,崔大美女在一日,我这里便蓬荜生辉一日。”

两人又喝了几杯,只见黑暗中氤氲起一丝浓白的雾气,一个枯瘦驼背的老头背着手走了出来,眨着一双精明干练的小眼睛,慢慢走到蔡郁磊面前,拜了鬼帝,又向李承乾唱了个诺,满脸堆笑的说道:“李公子面泛桃花,今日可是有什么好事。”

李承乾嘴角勾起一丝缱绻,笑着向褚判官微微颔首。

鬼帝府上,不分什么昼夜,常有判官执事过来请问事宜,李承乾见多不怪,自顾自喝着酒,蔡郁磊放下酒盏问道:“什么事?”

褚判官沉吟片刻,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册子,递给蔡郁磊,“帝君请过目……”

蔡郁磊接过册子翻开看了几页,只见每页上密密麻麻写着人名和生辰亡日,再往后翻,很多页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他面色微沉,抬眼看着褚判官道:“又多了?”

褚判官点点头,面色凝重的说:“自上次请您过目之后,不出月余,这册子上又凭空消失了许多人。”

蔡郁磊拧着眉毛,思忖半晌,却无头绪。

李承乾颇有些好奇的问:“出什么事了吗,难得见你忧心。”

蔡郁磊将生死簿递与李承乾,李承乾接过来看了一会儿,却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褚判官上前解释道:“李公子平日不理这些琐碎事务,故而不明,这本册子乃是生死簿,生死簿上记载每个魂魄在阳间一世的生辰和魂归地府之日,由判官掌管,阴差按照生死簿上的时时辰引魂魄回地府,不能有分毫之差……”褚判官凑上来解释道,“生死簿上的魂魄有数,即使是孤魂野鬼也都记录在案,若是遇到什么天灾妖祸,凡人的生死或许会脱离生死簿上原本定好的命数,但魂魄从未有过什么差池,皆会原原本本的回到地府,只有少数魂飞魄散的,这簿上才会留下一块空白……”

李承乾看着生死簿上大片大片的空白,微微皱起眉头……

“魂魄失踪……”褚判官缓缓吐出一口凉气,属下这把老骨头,还是第一次见到……”

“另外还有一事……”

褚判官从袖子里掏出另外一本册子,交于蔡郁磊。

“这是历朝历代帝王的生死簿,因人间帝王功绩罪业皆不与凡人等同,有的耀达明月,若死后即刻转世,辉煌未及淡去,下一世的凡身命运则难承受,有的杀伐屠戮,罪业滔天,转世投胎便是难上之难,皆要慢慢消散了上一世的种种印记,才能步入下一世,加之一般凡胎肉体,也承受不了帝王死后的魂魄,故而这些人的转世投胎需慎之又慎,一般帝王死后百余年,魂魄也未必能再入轮回,小官今日查看该册,不期发现了一个大差错……”

蔡郁磊皱眉翻看这本生簿,却见密密麻麻的名字中,有一人的名字几乎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淡淡的印记。

“你查了吗,他的魂魄可还在地府?”

褚判官摇了摇头,“已不知所踪。”

蔡郁磊转过头,面色凝重的看向李承乾。

“这件事,你最好也知道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桂林市| 保德县| 本溪| 南雄市| 台北市| 信宜市| 彩票| 黎川县| 平阴县| 大埔区| 云梦县| 洛扎县| 信丰县| 田阳县| 盐池县| 固阳县| 珲春市| 吉林市| 江山市| 榕江县| 吉隆县| 安徽省| 阿拉善盟| 静海县| 东兴市| 和田县| 四平市| 内江市| 胶州市| 雅江县| 吉林省| 荥经县| 克什克腾旗| 大理市| 文水县| 民乐县| 久治县| 商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