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娇百味:娘子尝一尝

更新时间:2020-02-08 12:15:17

千娇百味:娘子尝一尝 连载中

千娇百味:娘子尝一尝

来源:落初 作者:暮朵 分类:言情 主角:薛灵镜冯 人气:

《千娇百味:娘子尝一尝》为暮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穿越入农户,辣女巧当家。薛灵镜的口号是:简单粗暴拳头硬,美食银子两手抓。鱼虾肥,山药甜,一张借据到眼前。连本带利二百两,姑娘打算几时还?薛灵镜:你不如去抢啰,当初说好不要利息的!某人:我改主意了。薛灵镜: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本姑娘一身硬骨头,只怕咯了你的牙!某人迷之微笑:没关系,我口味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崔氏生来就是副烈火Xing子,压根儿用不着点,随便拿火钳子拨拉两下就能烧得老高,这会子眼见得是又要跳脚了。

薛灵镜回身看她一眼,却不着急答话,先弯下腰,瞧了瞧依然蹲在桌下的薛锐。

小家伙今年整十岁,生得圆头圆脸,一双晶晶亮的圆眼睛睁得老大,正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来,出来,老在那桌子下猫着不难受呀?”

薛灵镜冲薛锐招招手,伸长胳膊将他拉了出来,顺带替他掸了掸裤脚的灰,含笑道:“怎么,娘发脾气,吓坏你了吧?”

没成想,那小家伙却是揉揉鼻子冲她一乐:“嘿嘿,娘发火,又不是冲我,我有什么好怕的?刚才娘对着那冯婶子就是一脚飞踹,没踢着她,倒差点把我给掀个屁股墩儿,幸亏我躲得快呀!姐你放心,桌子底下很安全,我机灵着呢!”

“噗嗤!”

薛灵镜也忍不住笑了,摸摸薛锐的头:“是是是,我早知道,论机灵,整个石板村也没人能和我弟比!我说小机灵,眼下姐和娘有些话要说,你先回屋自己玩会儿行吗?”

“那怎么不行?”

薛锐想也不想就痛快点了头,顺手把桌上的弹弓往怀里一揣,抬腿便进了东屋,还不忘了关上门。

薛灵镜望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唇,又转头望向薛钟。

很好,那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甚至连眼珠子也没动一动,唯独手里捏着的那支笔,在不住地往下滴着墨汁。

亲爹死得早,这薛钟是家中长子,按理说,无论遇上什么事,都该拦在头里,将亲娘弟妹护个严严实实才对。他可倒好,从头到尾在那儿装雕像,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泥捏的假人呢。

算了,由他去吧……

薛灵镜暗暗摇头,回到崔氏面前,抬眸与她对视:“娘……”

“有话就说,别跟老娘闲扯!”

崔氏顾忌自家闺女有伤,一直拼命忍着心里那股怒气,一双眼睛却像是要喷出火来,好容易等到薛灵镜过来了,立刻使劲一拍桌:“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真打算答应徐家退亲?”

“不是我想答应。”薛灵镜一边说,一边拎起桌上那把烧得漆黑的大水壶,倒了碗水推到崔氏面前,低低道,“只是眼下这境况,还轮得到咱们不答应吗?”

说这两句话的时候,薛灵镜特地拿捏了分寸,语气里既有两分难过,却也夹杂了些许豁达。她抬起头与崔氏对视,一字一句慢慢道:“娘你说,徐家为何要退亲?”

“还能因为啥?”

崔氏又是一巴掌拍在桌上,气哼哼道:“不就是看咱家如今日子不好过了,怕沾上咱们就甩不脱吗?欺负我孤儿寡母没人撑腰,我呸!老娘偏就不让他们如意,我……”

“娘你看,你这不挺明白的吗?”薛灵镜打断她的话,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咱家现下的确过得艰难,欠下那许多外债,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还得清的,莫说是徐家,只怕任何人知道这种情况,都会生出退避的心思,虽然有些不厚道,但趋利避害也还算是人之常情……”

这三言两语,登时将崔氏激得火冒三丈,哪有耐Xing再听下去,当场便要暴跳如雷:“我说你脑子进水了,你还偏说没有,现在是你要被退亲呀,怎么你还替那姓徐的说起好话来?”

“唉,我这哪里是在徐家说好话?分明我是在替咱家、替我自己做打算啊。”

薛灵镜强拉着崔氏重新坐回凳子上:“那冯媒婆为人虽不好,有句话她却是说对了,那通婚书,倘若咱们抵死不肯还,一旦惹怒了徐家,真把当初的聘礼一样样都要回去,咱怎么办?”

崔氏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大半年来,家中但凡值点钱的东西都拿去抵债了,徐家的聘礼当然也不例外。真个叫她还,她拿什么还?

她的态度有所变化,薛灵镜哪能看不出,赶忙趁热打铁,又接着道:“况且,娘费心替我张罗了这门亲事,总不是想看着我将来受欺负吧?”

“谁敢欺负你?”崔氏立马把眼一瞪,“老娘管保他全家不得安宁!”

“可是现在徐家都要退亲了,即便娘你死活不答应,最终如愿把我嫁了过去,我的日子能好过?远水解不得近渴,到那时娘即便有心护着我,恐怕也只能干瞪眼了。”

薛灵镜垂眼轻叹。

崔氏固然Xing子躁,却并不傻。且不说如今要想让徐家改主意已比登天还难,就算是将来薛灵镜真个嫁了过去,又如何?出了这档子事,往后她必然是会被徐家轻看的,到时候哪里还有好果子吃?拢共就这么一个闺女,可不是送去别人家吃苦的哎。

崔氏许久没做声,眼眶却渐渐红了,忙抬手使劲抹了两把:“你的意思我何尝不懂?只是我这心里堵得慌,你不知道,头先儿听见那冯媒婆说起这事儿,我只觉得天都塌了。你那死鬼老爹临死前拽着我的手不咽气,我晓得他是在嘱咐我,要好生照应你兄妹三个,眼下却这样,往后我可怎么见他?你都十四了,没了这门亲,今后如何是好?况且,村里人听说了这事儿,还不知会怎样人前背后的笑话你呐!”

薛灵镜蓦地有些心酸。

刚刚来到这个家三天,大部分时间又在昏睡中度过,对于崔氏,她当然是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但一个寡妇,独自拉扯着三个孩子过活,不必想也清楚,那日子会是怎样的艰难。

天下父母心,总归令人可怜可叹。

“娘多想了。徐家如此行事,想必我爹若是知道了,也一定不愿我再嫁过去受罪,退了亲,他只会夸你做得对,又怎会怪你?”

由始至终,薛灵镜一直拉着崔氏的手,这时便又攥得更紧了些,“至于村里那起爱嚼舌根的……”

她说着笑了起来:“那是我最不担心的了!我有你这么个厉害娘,谁敢说我的闲话?”

“放屁,编派起你娘来了!”

崔氏也忍不住笑了,嘴上虽是骂,精气神儿却是为之一振,梗着脖子高高昂起头:“你这话算是说对了,不是我夸口,谁敢笑话你,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老娘有本事搅和得他全家都不安宁!”

崔氏这个人,缺点十分明显,Xing格火爆脾气坏,能动手就绝不好好说话,但与此同时她也有一个优点,那便是凡事想得开,从来不钻牛角尖。

此刻听了薛灵镜的一番话,再仔细琢磨利害,他立时也就明白过来,只是难免仍有犹豫:“我晓得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方才那番话的确有理,可无论如何,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可得将前后关节琢磨清楚了才好。你且容我细想想,我是你娘,若不能替你盘算周全,你要我还有什么用?”

说着她便将薛灵镜的手一拉,抬腿就往屋里去:“走走走,你也别老在这外头呆着了,头上还有伤呢,还是赶紧多歇歇是正理。”

她虽没给个准话,但薛灵镜心下明白自己十有八九用不着再嫁去徐家了,当即大松一口气,一颗心也落到实处,乖乖跟着崔氏往房里去。

然而走了几步,崔氏却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望向薛灵镜,目光里添了两分疑惑:“不过,我今日怎么觉得,你好像换了个人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裕民县| 武穴市| 尚志市| 阿克| 灵川县| 濉溪县| 永清县| 中卫市| 西平县| 修水县| 光山县| 阳春市| 元氏县| 桑植县| 临武县| 安阳县| 白水县| 项城市| 虞城县| 宁化县| 宁国市| 南宫市| 北辰区| 石林| 祁连县| 东方市| 桂林市| 尚义县| 龙陵县| 德州市| 泊头市| 宜昌市| 祥云县| 寻乌县| 汶上县| 广汉市| 安乡县| 义马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