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散打高手

更新时间:2020-01-09 17:37:52

散打高手 连载中

散打高手

来源:落初 作者:逆流的大马哈 分类:体育 主角:阳明雪窦山 人气:

经典小说《散打高手》由逆流的大马哈所编写的体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阳明雪窦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黄阳明与岗村太郎在雪窦山一战艰难获胜,却为日后的大战埋下了种子。当12年后,岗村太郎之子岗村鸣肆意蹂躏中国拳手之时,又有谁能阻止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说起来高考那天正值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也是葡萄成熟的时候,从我家门口出发,一路上邻里不仅种了石榴,而且连葡萄都种了,只是那葡萄碧青碧青的,果实也很小,想来未成熟吧,不过我大舅家的葡萄颗粒饱满,而且珠圆玉润的。每年的七八月份总会捎给我们家一篮子,不过我更喜欢的是去他的葡萄园里钓龙虾。

“竹竿,走喽。”父亲总是改不了那个口吻,只是同样改不了的是那对我的爱吧。一出卧室,那扑鼻而来的大饼油条的香味,还有那香味四溢的水磨豆浆——我爸为了我,特地做的用热茶磨的鲜豆浆。我囫囵吞枣般解决完,然后骑上脚踏车,倏然消失在了长长的弄堂里,那时的爸,一直在身后,默默注视着我——我一直都知道。

2.我是在武陵高中上学的,学校围墙青砖青苔甚多,早晨的水汽凝结在青苔上,在晨光中,闪耀着点点光亮,巨大的两颗樟树张开臂膀,像是大雄宝殿里的四大天王一般看上去雄伟异常,那巨大的枝干上分叉的枝条肆意生长,树叶遮天蔽日的,门卫室嵌在其中。校车刚刚驶入校园,我停好车,便信步走在武林园内,静静的走在那条地面的水泥已经龟裂的路上,据说这条路历史悠久,在武陵高中建校时就存在了,作为见证的便是那一排清一色的法国梧桐树,总共12棵,一边6棵,一路的陪伴着见证着这条林荫小道由新到旧,我走在路面上也不禁感慨万千,感叹时光如白驹过隙,想起小学时代学习的那个朗朗上口的那句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坐上校车后,很快便到了考场,夏日的太阳毒辣异常,加上校车内无风,同学们各个都汗流浃背了,连我也不例外。好在路程不远,溪口离奉化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所以勉强还能忍受。

老师们一早就安排了下榻的地点,在两天的考试中,我所能感觉到的除了热还是热,其次才是紧张,每次考试时,额头渗出的汗水往往不间断的滴在考卷上,甚至一些同学在闷热的教室中晕倒也是常有的,我到如今还是不懂为啥要在最热的时间高考的目的以及为啥考场内不安个空调。

3.考完试后,我感觉彻底放松不少,父亲的沙袋不玩,那不是浪费嘛。而且在室内运动对我这个羞涩的人再合适不过了。父亲在下班后,虽然拖着疲惫的身子,也不免看到我挥舞拳头打沙袋的情景感到惊讶。

“竹竿,你喜欢打拳啊,来,来,我抱着沙袋,用力,一拳,用尽全力。“他总会鼓励我,而我也绝对会恶狠狠的挥出拳头,直到汗水四溅,那个酸爽的感觉是从高考那种压抑的氛围中释放的难以体会的感觉——一个字爽,二个字很爽,三个字嘿嘿嘿——你懂的。

老爸还是有点本事的,他居然教了我一种拳法,而这种拳法后来还真派上了一点用处,直拳,非常简单的拳法,双手握紧拳头,将拳头放于腰间,正对着沙袋,一鼓作气身体向前倾倒,利用腰部扭转,迅速向前踏出右脚,顺带将拳头直挺挺的挥出,只听啪的一声响,沙袋凌空飞了上去——威力惊人。当时的我照实做了一遍,心里爽快极了。

“真不赖嘛。”他总会眯着眼夸赞一下,当时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

而在接到去南京求学的通知书后,我便约了三五成群的几个玩伴,去周边行道树捉知了,或是去大舅的葡萄园钓龙虾,去剡溪里摸鱼。总之放开了自己,玩了个底朝天。

时间匆匆,要离开故乡那天,晴空万里无云,火辣辣的太阳晒的柏油路面上的空气扭曲了,踏上去南京的路,我心中既激动又不舍。宁波的高铁站像极了一只怒目的大螃蟹,话说宁波最出名的正好是红膏呛蟹。当我进入车站时,我的父亲总是远远的望着我,直到望不见我的背影为止,而那个胖胖的身躯,那个眼神,在我离开宁波的那一霎那,我想很久以后可以再见吧。

以后——不知道是多么久远的将来。

列车缓缓的驶离了宁波,周围的建筑飞快的往后移动,最后变成了一条条拉长的线。

这一刻我靠在玻璃窗上,发呆。

晚上5点左右,我南京的阿姨开车来接我,对我嘘寒问暖,令我甚为感动。南京刚好下着雨,出了玄武湖,她便带我去海底捞吃了一顿不一样的火锅。

“小威,这边的火锅服务可是非常专业的。”她说着。其实一开始我便可以明显的感觉的出来,我阿姨车一进来,一个身穿笔挺的黑色服装的人便撑着伞来接待我们。那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和那双热忱的眼神,令我感觉一丝人在异乡遇故人的感觉——当然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毕竟服务员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赚取应得的利益而已——我这样想着。

吃的饱饱的一顿饭,肚子也鼓成了球,阿姨笑称此时我的肚子犹如被蚊子叮起来的包。这个比喻令我哭笑不得,我赶紧捂住肚子,却连打了几个嗝。

吃完饭,在阿姨家就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天气初晴,南京的天虽在雨天感觉雾蒙蒙的,但一道晴天却也是万里蓝天,只是早晨那会还是有些凉,小区里合欢花开的正紧,淡淡的幽香弥漫在舒润的空气中,我走在路上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4.去往浦口农大报到已经是到南京的第三天了,我只带了一个蓝色的旅行箱,里面自然有牙刷牙膏,一些夏日换洗的衣服——一些生活必须品,学校统一安排了宿舍,闲来无聊,我总是闲不住的,便想去校园外去走走。

出了学校便是网吧一条街,贯穿其中的一条路叫河心路——可能是由于浦口离长江近的关系吧——里面琳琅满目的做很多小生意的,有小卖铺,包子馆,清真面馆,沙县小吃,发廊,印刷店等,当然也有书画馆。学校附近还有一所厨师院校,据说里面的学生每天单手拿个铁锅,里面装了满满的沙子,大晚上也沙拉沙拉的练习翻锅。

校园不似武陵高中那般有历史沉淀感觉,4个教学楼都很新,矮树丛和草坪布满校园,在1号教学楼前面是一个长长的亭子,爬山虎布满了亭子的边缘,藤蔓也缠绕着水泥柱,将原本的水泥裹上了一层绿色,其中星星点点开着一些蓝紫色的小花。稍晚点的时候学生们经常捧着本书在此处纳凉。

我走出校园,打量着这个沙砾遍地,不止是水泥龟裂的地面,随便一辆车开过后轮胎就容易翻起滚滚的泥沙,而且浦口这边鱼龙混杂,可算是南京最乱的地方了。

杲杲的太阳照耀下,当我打算进入85度C去买些蛋糕充饥时,迎面我看到了一个身穿裸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在问路,那粉嫩的脸庞,在光线照耀下竟透出一丝晕红,一头飘逸的黑发闪闪发光,她婀娜多姿的站立在公交站台旁,眉头紧蹙。正当我想默默走过她身旁的一刹那,一辆面包车从我身边擦身而过,我本能的往边缘一靠,肩部正好将女孩撞到了,我在这一瞬间本能的伸出了咸猪手,一把抱住了她。那柔软的手感,还有连衣裙的顺滑,以及那秀发甩出的香味,我是一辈子不会忘记的,那张温润的红唇,那双碧波灵动的眼,真是美极了。她则吓得花容失色了,我心里倒是乐开了花,期待这种yàn遇很久了——请叫我心机表。其实哪个男人会对这样的女人没有非分之想呢,更何况我还没谈恋爱呢。

她一把推开了我,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我率先道歉道。

”你。。你。“她几乎说不出话来,不过转头又问道:”你知道真武拳馆吗?“语音有些奇怪,但声线十分的细腻,听着悦耳极了,犹如山涧潺潺流淌过的清泉所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真武拳馆,没听过啊。“我一头雾水,摇了摇头,说完我便打算离开,心里则是对自己责怪不已,这么好的机会眼看就要失去了,没想到的是她又说道:”我。。。我“

”我什么。。。“我奇怪道。她低下了头说道:”我不大会Chinese。。。“她这一句话说出口,着实令我吃惊。”难道你不是。。。“我才说了一半,”嗯,“她轻声点头,她折开了一张纸条,里面写着”新街口丹凤街一梦阁”几个字。于是我告诉她坐987路,第9站可以到新街口,她好开心,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然后连声说阿里阿多哟。这才让我知道原来她是日本过来的。我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估计还是有些失落吧,不过她那张白皙的脸庞居然从车窗外露了出来,对我傻傻的一笑,我站立在远处看呆了,我情不自禁的朝她挥了挥手,她也伸出白皙的小手回应了我的热情。当时我心在想:”也许我们再也见不到了吧。“在85度C里,我点了个浆果慕斯蛋糕,吹着空调,感受着Q软蛋糕融化在嘴里那种甜滋滋的感觉,当然还有远离高温的凉爽,一想到她的笑容,不禁心里泛起了涟漪,转念一想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心里一酸。

5.晚上躺在宿舍里,辗转反侧的无法安心入眠,一个陌生的环境再加上我的上铺如雷般的呼噜声,着实让我备受煎熬。一连几晚,睡眠质量严重下降,校园的生活虽然悠闲,有时却也觉得无聊透顶,想去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当然更多的人选择去打游戏,泡妹子打发时间,而我对这些完全没兴趣。我喜欢练习跑步,那种健步如飞,一旦跑起来犹如徜徉在风中的自由感觉是容易上瘾的,所以每天的清晨总会去溜达两圈,顺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嘛。

在来到学校1星期后的星期天早上,许多人都睡着懒觉,我却早早的起床了,一路上小虫儿夭娇飞舞在矮树丛,绿草如茵的草地因为树立着爱护小草的牌子所以一个人都不敢进去,还有塑胶跑道上的零星的晨练者。我选择了一条小路,是通往厨师院校的一处相对僻静的水泥路,这条路两边有着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的水泥脱落的相当严重,脱落的地方露出了红色的砖头,里面长出了碧绿的一簇簇的小草。墙头上布满了斑驳的青苔,墙体的水泥有些膨胀掉下一大片,水泥路龟裂的厉害,甚至有些坑坑洼洼了,因为前一天天气较好,所以我轻轻跑动,便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溜灰蒙蒙的烟,地上沙砾在我的跑鞋摩擦下,发出撕拉撕拉的响声。

待我转向学校后门一处长着矮白杨,一边种着柿子树的一条小路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3个人围着一个人,中间那个剃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旁边三个也是一样的发型。身高也相近,穿一身素黑色宽松的衣裤。中间那个则身穿红色无袖背心,红白相间的运动短裤,白色球鞋。我与中间那个少年四目相对,那凌厉的眼神令我想起了当初的日本第一高手岗村太郎,那是一种力量,一种决不认输的眼神。他稍稍一瞥过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几个人。因为我离他几个较远,没听到他们谈论什么,只知道是说了一些话的。

战斗是一触即发的,当3个人一起靠近他时,他顺势向后迅猛的一靠,便让前方两人扑了个空,后面那个人始料未及,瞬间四脚朝天,我眼看着当他起来时捂着鼻子,看起来应该是流鼻血了。穿红色背心的男子好厉害,在撞到后面那个人后,上前就是一记直拳直击面门,出招很快,我还未看清楚右边的男人,他已经捂着嘴巴,蹲下了。左边那个一看,不敢上前,他轻轻一个箭步上前,用右手迅速将左边男子制服,说了几句话,便一记右脚把那人踢翻在地。3个人连滚带爬,屁颠屁颠就逃走了。

那个手法精湛极了,使我回想起了黄阳明当日大战日本高手岗村太郎的一战,此时的我兴奋异常,这个身穿红色运动服的男人真是厉害。我在心里由衷的佩服。当时我就决定跟着他,可是他的脚程太快了,起初是慢跑,后来便改成了冲刺,在穿过南京长江大桥,转入大桥公园后,我实在跟不住了,彻彻底底的放弃了,那种心到嗓子眼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就像是心和肺粘连在一块儿似的。不过好在他也慢了下来,我看见他进了一个搏击馆——龙魂搏击——四个黑色的大字。

我站立在牌匾外,透过不锈钢玻璃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场景,沙袋被一个个裸露着上身的人吊打,一个个跳绳飞速的人,甚至能看到有人打梨球,真的和电影“百万美元宝贝”里一模一样,我当时激动极了,感觉自己离梦想又进了一个台阶。

当我推开门的一霎那,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一定要拜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搜狐彩票网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临沭县| 麻阳| 西城区| 嘉鱼县| 宁强县| 尼木县| 巴林右旗| 平遥县| 阿合奇县| 碌曲县| 无棣县| 高碑店市| 沅江市| 建筑安装| 新和县| 来宾市| 临朐县| 望都县| 泰顺县| 林周县| 惠来县| 富锦市| 京山县| 福海县| 忻州市| 开鲁县| 滁州市| 华安县| 婺源县| 揭东县| 大丰市| 武安市| 麻城市| 武川县| 佛学| 蓬安县| 嫩江县| 惠安县|